猪都住到二楼了,快来看看神奇在哪里?

【2017-04-01】

  什么?农村种地、养殖,也是污染排放大户?

  你没听错。环保界 有一个文绉绉的名词叫做农业面源污染,即农田施肥、农药、畜禽及 水产养殖污染物通过农田地表径流、农田排 水和地下渗漏等方式,进入水 体而形成的面源污染。

https://img-xhpfm.zhongguowangshi.com/News/201703/ce1446fda4da463e9206c839b9d2584d.jpg@640w_1e_1c_80Q_1x.jpg

  在一家 传统养猪场附近的水面,生长着繁茂的水葫芦,这是由 于猪粪渗透进土壤和水体,造成水体富营养化(2月24日摄)。

  农业部数据显示,中国每天要消耗2.3亿公斤肉、1亿公斤牛奶和8000万公斤禽蛋。生产出这些肉蛋奶,各类禽畜每天要排泄104亿公斤的粪便。

  中央财 经领导小组第十四次会议曾经指出,加快推 进畜禽养殖废弃物处理和资源化,关系6亿多农 村居民生产生活环境,关系农村能源革命,关系能 不能不断改善土壤地力、治理好农业面源污染,是一件 利国利民利长远的大好事。

 

  肉好吃,粪咋办?

https://img-xhpfm.zhongguowangshi.com/News/201703/ab9d9c091f0f4e5fbe27a52fb0d90988.jpg@640w_1e_1c_80Q_1x.jpg

  在广州 龙川东瑞农牧集团发展有限公司的养殖场拍摄的一头猪(2月24日摄)。

   

  如果你对大数据无感,这样说吧,每消费一斤猪肉,在你看不见的养殖地,就会产生25斤猪粪。如果这 些粪便未经处理“裸奔”出来,方圆两 公里的鼻子都要抗 议。别以为 你在城里就可以眼不见心不烦,因为它会通过溪流、河流或 者地下水威胁你的饮用水源。畜禽养殖业“贡献”了农业 源污染排放的八成以上。

  广东省 农业环保与农村能源总站副站长饶国良说:“环保法 规定畜禽养殖场、养殖小区、定点屠 宰企业等的选址、建设和 管理应当符合有关法律法规规定。从事畜 禽养殖 和屠宰的单位和个人应当采取措施,对畜禽粪便、尸体和 污水等废弃物进行科学处置,防止污染环境。禁养区 里的养殖场要清拆,新建养殖场环评难。如果养 猪业不解决污染问题,就很难继续发展下去。”

  作为年 消费生猪达六千万头的消费大省,广东猪 肉供应自给率保持六成。环保硬 杠杠的要求逼出了一批高新技术“猪倌”。广东东 瑞食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袁建康,就是这样一个“猪倌”。

 

  “高床发酵”,猪住上了二楼

  广州东北方向300公里的 龙川县丰稔镇十二排村,群山之中,坐落着 龙川东瑞农牧集团发展有限公司的养殖场——世界银行贷款项目“高床发 酵生态养殖示范猪场”。

https://img-xhpfm.zhongguowangshi.com/News/201703/fb70a377a2864c0290fede0df3017b7f.jpg@640w_1e_1c_80Q_1x.jpg

  广州龙 川东瑞农牧集团发展有限公司的养殖场(2月23日摄)。

   

  袁建康凭借“高床发酵”专利技术带来的污水“零排放”,拿到了养猪场牌照。

https://img-xhpfm.zhongguowangshi.com/News/201703/10045a95a9c54f2fa4515b1702e1e8e9.jpg@640w_1e_1c_80Q_1x.jpg

  在东瑞 农牧集团肥料有限公司有机肥再发酵车间,翻抛机 每隔固定时间都要对肥堆进行翻堆作业,以保持发酵均匀(2月24日摄)。

 

  饶国良介绍,传统模式处理粪污,需要用水冲洗猪舍,粪污归 集到配建的污水处理池。每天,每万头猪要产生100吨粪污,污水处 理池运行费用大约700元。“高床发酵”技术减 少了九成以上的用水。

  所谓“高床发酵”,简单说 就是牲畜住在二楼,粪便经 过通透的地板排到一楼,与一楼 铺的木糠垫料混合进行生物发酵,再送到 配套的堆肥厂加工成有机肥,肥料打 包上市销售。养殖场场长阮强说:“我们从 猪苗进来到出栏上市,全过程不冲水,整个猪舍都是干的。没有源头,自然没有污水。”

https://img-xhpfm.zhongguowangshi.com/News/201703/44be9233f846485c8080ac1576617ca8.jpg@640w_1e_1c_80Q_1x.jpg

  东瑞农牧高床发 酵生态养殖示范猪场的猪住在二楼(上图),粪便经 过通透的地板排到一楼,与一楼 铺的木糠垫料混合进行生物发酵(下图)(2月23日摄)。

   

  这一溜 十几栋灰白色的房子,如果不事先告诉你,你不会 把它们与养殖场联系到一起。穿行其间,你既听不到猪叫,也闻不到特别的气味。

  阮强说,它是封闭的负压空间。抽风机 把猪圈空气抽出来,做喷雾除臭处理。

https://img-xhpfm.zhongguowangshi.com/News/201703/a1c1bec180424ded94fd3b9fe05fe707.jpg@640w_1e_1c_80Q_1x.jpg

  养殖场 工人在封闭的负压猪圈内检查自动饲料投喂装置,用抽风机 把猪圈空气抽出来,做喷雾除臭处理(2月23日摄)。

   

  袁建康以年产1万头的 规模算了成本账。使用“高床发酵”技术养 殖场的建设成本比传统养殖场高1.5倍(多投入200万元)。建成后节省运行成本,加上有机肥销售收入,每年比 传统养殖场多赚15万元。也就是说,收回环 保投入大约需要13年。

  袁建康说:“经济账当然要算。但是,如果没 有靠得住的减污治污技术,农民不答应,养殖场无处容身,还谈什么赚不赚钱?”

 

   “一石三鸟”的小梦想

  中国谚语:庄稼一枝花,全靠粪当家。千百年来,粪肥一直是农家宝。后来,有了方便高效的化肥,“粪宝”变“废污”。这边,化肥滥用,土地板结退化;那边,粪污成灾,禽畜无处容身。

  广东农 业面源污染治理项目于2011年8月被国 家发展改革委和财政部列入利用世界银行贷款2012-2014财年备选项目规划。这是国 内首个利用世行贷款实施农业面源污染治理项目。项目计划总投资2.13亿美元。

https://img-xhpfm.zhongguowangshi.com/News/201703/cc00ac858cab43c68096c19a33ef0860.jpg@640w_1e_1c_80Q_1x.jpg

  东瑞农 牧集团肥料有限公司的有机肥经过翻堆发酵,像一座 冒着热气的小山包。(2月24日摄)

   

  世界银 行贷款广东农业面源污染治理项目管理办公室主任胡学应说:“按照测算,项目实施期5年,到2018年化学需氧量、氨氮可分别减排4.5万吨、5000吨。其中,畜禽养 殖废弃物无害化、资源化 处理计划治理规模养殖场300家。”

https://img-xhpfm.zhongguowangshi.com/News/201703/3330f298513144e789831e29d61fcb10.jpg@640w_1e_1c_80Q_1x.jpg

  东瑞农 牧集团肥料有限公司负责人李有建捧着热气腾腾正在发酵的有机肥(2月24日摄)。

   

  饶国良说:“通过‘高床发酵’技术,每养殖5万头猪,一年能配套生产5000吨宝贵的有机肥,缓解过 度依赖化肥的问题,养殖场 也基本不再向环境排放固液 体废弃物,实现生态循环型养猪。目前广东有9家养猪场采用了‘高床发酵’生态养殖。建议在‘十三五’期间,政府用 实际措施支持一批中小型‘高床发酵’生态 养殖养猪场。”

https://img-xhpfm.zhongguowangshi.com/News/201703/ed03960f5c2741bd8fa4277bbf656d06.jpg@640w_1e_1c_80Q_1x.jpg

  东瑞农 牧集团通过高床发酵技术生产的有机肥(2月24日摄)。

  发明了“高床发酵”技术的袁建康,还有一个梦想:用粉碎 秸秆代替木糠作为养殖发酵垫料,“一石三鸟”,同时解决秸秆的出路。

[来源:新华社]

友情链接:    中福彩票开户   东方彩票代理   优乐彩彩票在线登录   彩35登录平台   彩35登录平台